已經習慣期待星期二,習慣為每個主題埋首預備,苦思細節,猜測各人的反應。

他們都是周星馳〈功夫〉裡面深藏不露的隱世奇才,能畫能書,善言善思,都配得我喚一聲老師。然而他們對我總是畢恭畢敬,老師前老師後的,聽進耳裡教我特別心虛;更意外的是,「尊師重道」這四個字在失蹤萬個世紀以後,竟然在這裡給尋回!

最後一課,擱在澤卿桌上的畫框醒目得讓人胡思亂想,我假裝沒看見,心裡小聲響起警報:別多想,不是你的。「不敢想」是因為這分大禮實在尊貴,在這個冷漠的世代,精神和情感的回饋奢侈得近乎虛幻。

字是澤卿親手寫的,是歐陽修的〈畫眉鳥〉,又遠赴深圳裱好框。我雖一再言謝,可是翻滾激盪的感動之情又豈是言語能說明白?這分心意自知無以為報,唯有立誓好好珍惜。濃濃情意還包括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的蟠桃娘娘(大家心照^^);也包括一餐溫情(還是心照^^)。

雖是別離,但回憶可以把點滴化成永恆,留在你的心中,留在我的心中。謝謝您們,謝謝您們每一句祝福,謝謝您們熱切的笑容,能夠跟您們相遇,真美!

tsechuiyu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