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specified  

 

到律師樓簽妥了所有文件村屋的鑰匙終於順利落到我們手中

 

丈夫和我都有共識待小孩上了小學才搬進去這段時間先把房子出租我是不情願的但以大局為重私人感情先放一邊

 

那頭聯了地產經紀這頭電話就響了有客到

 

他是某餐館的老闆印度人見面時笑容可掬是我喜歡的笑法露齒那種!),樣子看起來也慈祥而最重要的一點是——我經常光顧他的餐廳大老闆啊不怕他欠租

 

老闆和他老婆沿房子走了一圈嗯嗯的帶笑點頭我知道他是極滿意了當刻就喜上眉梢心想這次走運了第一個客就成了

 

老闆跟代理講了幾句我在一旁其實也聽得清清楚楚老闆說房子不需要特別裝修他想用來存貨另有一員工會住進去問我租金可有下調空間我呆了片刻有點失望怎麼突然來租貨倉呢不不不是貨倉加員工宿舍

 

後來呢當然是回絕了我對房子極有信心不怕租不出去

 

第二天又來了一個也是印度人我那天有工作丈夫幫忙去開門晚上回來探問情況,丈夫說「是個婦女帶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女人看起來也友善」呀挺好的,我樂了「職業呢」我問。丈夫說:「女的不清楚只知道有正職男人從事IT工作freelancer他們很喜歡我們的單位說可以隨時搬進去」且……且……且慢……freelancer就是沒有穩定收入囉

 

後來呢當然也回絕了還是那句我對我的房子極有信心

 

隔了一天經紀又相約看房子這次是一對香港人夫婦女的在酒店工作男人是健身教練兩人看得很草率,只逗留了兩、三分鐘讓人感覺誠意欠奉

 

下午向丈夫匯報,我說「雖說我看人一向不準但這次我肯定不會錯他們肯定不會租

 

隔了一天經紀打來了他說那對夫婦想租我們的單位都說好我看人不準),但他們要八月起租問我願不願意等願不願意……這個我是完全沒有概念

 

現在是五月八月算遠不算遠向比較相熟的經紀請教他說我的單位極優質很快就可以租出去根本不用等到八月五月至八月相差了三個月這樣我會蝕很多

 

於是我又婉拒了

 

之後的一個星期都在下大雨

 

負責裝修的老師傅到來了非常用心地把斑駁老舊的油剷去我在房子裡面來來回回地走動想像自己在這開放式廚房為孩子做早餐,想像烈日下蹲在小花園之中仔細檢查菜蔬的生長狀況然後為檸樹加水

 

雨還是一直在下。想到一大堆做不完的工作我感到很納悶

 

如此這般每隔一、兩天房子就要拋頭露面供人參觀來來回回來來回回有一家人很喜歡我的單位可是我不喜歡他們尖酸的嘴臉另一家人呢老公是極喜歡了可能是看中了我家儲滿了紅酒箱的儲物室),可他夫人卻擔心住不慣村屋

 

日子就這樣來來回回來來回回我開始擔心房子最終會租不出去

 

我討厭每隔一、兩天就要跑去開門的舉動,討厭處於被動的狀態

 

一個月後就這樣過去批灰、上油的工序慢慢完成現在房子比剛收回來的時候又更漂亮了

 

昨天晚上經紀約我七點鐘在新屋等我比約定時間早了十五分鐘到達趁有空檔我為房子做一點簡單的清潔工夫這房子真美啊這小巧雅的花園若採用地產的宣傳口號一定得配上「人見人愛」或「世外桃園」之類的

 

約定時間已過了十分鐘代理匆匆忙忙單拖到達我好生奇怪問他人呢代理一臉尷尬,回道「我也不知道他應該還在塞車我再致電他陳太真對不起

 

屋內沒空調很熱我們站到花園等

 

半晌大概是找到人了代理掛線後勉強笑道「陳太他說還在塞車但他太太原來早在附近……不給他打個電話他也不主動說明不如這樣我們再等十分鐘若再不見人我們就離開畢竟晚了怕你餓

 

「吓」我實在笑不出來那我刻意老遠跑過來幹麼來清潔嗎他太太不就在附近嗎幹麼不先過來?看個房子都不清不楚、不負責任怎寄望日後能準時交租?已經等了快半個小時!我極討厭這類人!

 

再十分鐘後他太太出現了是個內地女人帶了一個歲半小女孩和一個中年女人想是親友之類)。那位親友天生一對白鴿眼天啊我從未用過這個形容詞今天竟然用上了!),手挽一個名牌包包踏進來已一副臭臉眼睛左閃右閃彿看甚麼也不爽決心要挑房子的毛病似的又像富貴人家踏進了貧民窟要她紆尊降貴氣場大得嚇人才走了幾步這女人即大嚷「甚麼味道這油太臭了」說完兩隻手指捻著鼻子動作之誇張程度簡直在演大戲

 

在旁的經紀也受不了了回道「太太剛裝修當然有油漆味

 

看著女人的富貴臉我忽然想起最近看過的日劇「我不是不能結婚只是不想」裡面講到一個既漂亮又有成就的女醫生年近四十卻始終找不到合適對象你以為自己條件很好嗎條件愈好愈想要找個合心的想要找個稱心的就注定要耐心等待囉。慢著,這不是等價交換,即使你付上了時間,等待的結果可以是零。

 

我想起我那些仍在等待中的女性友人,那些跟她們擦身而過的許許多多的過客來來回回開門關門她們會厭倦這種被動式的等待嗎?

 

晚上八點了家中小孩大概已經吃飽飽了,真想趕快回家抱住他們。

創作者介紹

謝翠玉書友會

tsechuiy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