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學期我們要做一個小組報告,報告主題圍繞現今香港的文化藝術,當中涉及學者阿多諾的某些理論。大家在討論「藝術」一詞上各持己見,後來我們又嘗試從有限的資料中分析阿多諾對「藝術」的看法,結果大家依然各執一詞,各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一方。其實,我們跟阿多諾也不過「結識」了一個多月。我想,如果那時候阿多諾就站在我們身後,聽到我們的討論,他一定會覺得非常可笑吧!

 

  誠然,在「某一刻」我們都認為自己很理解阿多諾,但其實我們誰都不了解他,而我們也不可以跟他當面對談以釐清某些理論和想法。一個理論的出現牽涉到理論與理論之間不同層面的、千絲萬縷的關係,所以,要透過語言或文字清晰而完整地闡述所想,實在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而我們在有限的資源及極度匱乏的認知及推斷力下,要準確地為某些觀念作詮釋的工作,更是難上加難。

 

  既然語言和文字被視為傳達訊息和意念的最有效的工具,而人類的生活模式又注定不能脫離「交往」和「溝通」而存在,因此語言和文字的出現就成為了一個必然性。人要透過語言和文字來表達自己、傳遞訊息、交換意見,而這個過程其實建立在「表」(輸出者)與「達」(接收者)兩層關係上。輸出者與接收者各自站在一條線上的兩端,表述的一方藉著語言、文字、圖像、符號……等「輸出」意念,最終意念成功「達至」接收者的一方,「表達」和「溝通」的過程才告完成。可是,誰能確保表述者能將他要闡述的意念闡述得清楚、透徹而準確?而這意念在輸送的過程中,又能讓接收者清楚、透徹、準確地掌握?就文本來說,如果「詮釋」的最終目的是解釋意思和意義、為某些艱澀、隱晦、難解的詞彙或句子作注解,或將符號背後隱藏的意義作清晰解說,令讀者明白並掌握當中意思的話,那麼,在傳送意念的過程,如何被接收和解讀,就成了認識文本的一個很大的關鍵了。

文章標籤

tsechuiyu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