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花》  

「字花」乃中國民間的博彩活動,無疑,在香港要辦一本大眾文學雜誌,本質亦同賭博。

 

《字花》生於2006年,創辦人當中我只知道鄧小樺,私下我們彼此並不認識,大學時期曾經共同參與大學詩會的表演活動,因而特別記得她;同年,破空而出的還有浸會大學中文系可洛(梁偉洛)和麥樹堅所辦的《月台》。兩份文藝雜誌旗幟鮮明,各具特色,同樣辦得嚴謹認真。當大家忙於為人生尋覓長期飯票的當兒,這群熱愛文學的青年卻默默埋頭,筆耕墨耘,在香港的文學道路上,付上了他們的青春和機遇。

 

不管《字花》或《月台》,在這片貧瘠的文化土地上要立志賣文為生,是不得不做好肚皮和錢包隨時長期「留白」的預算。這是苦行僧的心志,有如信仰的追尋,憑藉的是信心和堅執。

 

十年過去,鄧小樺在香港文學界早已獨當一面,而《字花》歷經八個年頭,亦已走出自己的腳印。今再遇,《字花》的編輯名單已經改頭換面,是傳承,也是開創。一本純文學雜誌能走到今天,實在是異數。沒有成功是來自巧合的,成員的堅持和熱誠是關鍵。

 

7月13日《字花》舉行改版派對,並以「未來文學敘舊」為題,邀得多位名作家分享所感。那天實在熱得很,派對設於傍晚,暑氣本應稍減,唯當天興致高昂,跟幾位舊生歡聚輰談,動一動又是汗流浹背。及後巧遇唐睿,大喜,本該於Pixelbread小說分享會碰的頭,現在卻由《字花》撮合,實乃意料之外。主編黃靜是位含蓄羞澀的可人兒,真情的分享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活動當中不乏青年人,喜見年輕一輩對文學興味尤濃,他們每一位都是推動文學的生力軍,而《字花》給予他們的,正是展現才華和熱情的平台。

 

感謝《字花》給我如斯美妙的一個晚上,祝願《字花》歷久彌新,文字之花開遍香江。

 

字花活動留影 

 與喜愛文學的學生和作者共度一個美妙的晚上    

與鍾曉陽合照

巧遇曉陽, 心情激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sechuiyuk 的頭像
tsechuiyuk

謝翠玉書友會

tsechuiyu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